城市能源清洁化呼唤共同责任

今年政府工作报告明确提出要出重拳强化污染防治,可见能源清洁化是我国目前发展的重中之重,其中,减煤是最迫切的要求。但现实挑战是煤炭成本最低,清洁能源成本较高。如何平衡能源需求、环境治理、民生保障三者的关系?本报记者就此独家专访了国家发改委能源研究所研究员姜克隽。

 

  记者:在今年政府工作报告中,一方面提出要保持国内生产总值(GDP)7.5%左右的增长,另一方面要控制能源消费总量,降低能源消耗强度3.9%以上,减少二氧化硫、化学需氧量排放量2%。如何破解经济增长与节能减排之间的矛盾?

 

  姜克隽:在我看来,经济增长和节能减排之间并不存在矛盾。越是公众感到不舒服的地方,越是未来经济增长点。

 

  以前,我国经济水平相对落后,传统工业就成为GDP快速增长的支撑点。如今,工业发展带动GDP的道路已经走不通了,我国城市环境发展已经到需要急切变革的时期。尤其是目前我国很多城市已经发展到富裕生活阶段,良好的环境质量成为核心关注的问题。

 

  在新的能源消耗强度要求下,过去由于GDP增长过缓而不太被关注的产业,例如,环保设备、环保行业相关产业、低污染产业,以及高端服务业、高端金融等都可能成为未来经济的发展点。从这个角度来看,节能减排不但不会阻碍城市经济增长,反而会成为推动城市产业结构升级的重要推力。

 

  记者:与所有化石能源相比,煤炭是最便宜的能源。与天然气相比,单位热值的天然气价格比煤炭高出一倍左右。那么,在明显的能源价差下,如何大力发展清洁能源?

 

  姜克隽:2013年我国雾霾天气已经涉及30个省(区、市),大气污染已经严重影响老百姓的生活,成为一个关系到我国社会经济发展的重大问题,治理城市环境污染刻不容缓。哪怕付出成本代价,也必须发展清洁能源是我国的现状。

 

  减少清洁能源与煤炭之间的价差,应该从两方面入手。一方面,提高煤炭价格。今年两会期间,国务院正在调研讨论环境税(包括碳税)方案。在此之前,煤炭由于只考虑开采成本,故价格相对低廉。如果征收环境税,可以使污染主体的外部成本内部化,即排放越多,征税越多,让企业逐渐意识到环境也是有成本的,倒逼高耗能企业向节能、低能耗高附加值的产业转型。故环境税的征收不但有助于调整我国能源结构,更有助于经济结构升级。

 

  另一方面,我国正加大对清洁能源的经济政策扶持。自2013年9月,我国已经出台提高可再生能源电价附加征收标准,进一步完善脱硝等环保电价政策;同时,还出台了调整和完善光伏发电价格及补贴政策的文件。这一系列措施的出台将会有效扩大可再生能源发展基金的规模,进一步健全环保电价体系,从而促进可再生能源发展和减少污染气体的排放。

 

  记者:如何处理好民众对清洁能源的价格承受力问题?

 

  姜克隽:众所周知,环境治理是需要成本的,这需要政府、企业和民众的共同参与。

 

  在“十二五”期间,我国能源价格主要靠政府调控,一直采取维持低能源价格的政策。以北京电价为例,在2004年调整之后就没有再提高。如果考虑通货膨胀因素,到2011年,北京的电价仅相当于2004年的65%。同期,城市居民的收入按照现价已经增长了100%以上。低能源价格政策造成的结果是目前北京每个家庭除采暖外的耗电量已经达到欧洲和日本的水平,政府补贴天然气发电就相当于鼓励高耗能工业的发展和鼓励资源浪费。同时也导致不公平,即更多地补贴富裕人群,因为他们用的能源相对较多。

 

  从北京的事例可以看出,居民收入增长是可以支付一定的能源成本上升的。对于低收入阶层,我国可以采取提高最低收入保障水平的方法来解决,其总量也不大,因为这些家庭的耗能本身也很低。

 

  下一阶段,我国电价可能会采取政府与市场相结合的方式。首先,国家要考虑市场因素,根据资源成本合理调整能源价格,从而更好地促进全方位节能,利用市场手段实现对能源消费的约束,同时也可以体现“污染者付费”的原则。其次,高强度实施城市节能,从交通、建筑、工业各个领域提出高于国家标准的节能政策,控制城市能源的增长;全面鼓励城市可再生能源的利用,从价格补贴、电网接入、市政服务等方面提供支持;普及公民教育,树立清洁消费生活方式和为环境保护支付的观念。

 

  记者:“十二五”规划提出到2015年,全国能源消费总量和用电量分别控制在40亿吨标煤和6.15万亿千瓦时。如何有效控制能源消费总量?

 

  姜克隽:“十二五”规划中,控制能源消费总量是重要目标,但不是约束性的,而是指导性的。目前,浙江省做得比较好,它已经完全按照总量控制目标来做,具体做法就是下达能源总量控制具体指标,并让各个企业签订总量控制计划。哪个城市先清洁化转型肯定是有好处的,相当于提前占领了高端产业。

 

  我认为,未来控制能源消费总量的有效做法是在京津冀、长三角洲等地区建立大城市群、区域金融中心。以大城市群为单位,协调发展经济、统一规划分布产业、优化资源配置。让先进城市发挥带动作用,避免落后城市继续发展工业,推动大城市群整体转型。

 

  记者:欧美等发达国家对全球可再生能源的补贴已经下降,我国的补贴能否持续?靠补贴发展的清洁能源产业发展能否持续?

 

  姜克隽: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到,中央预算内投资拟增加到4576亿元,重点投向保障性安居工程、农业、重大水利、中西部铁路、节能环保、社会事业等领域。实际上,国家此次的补贴主要是针对可再生能源项目,而不是可再生能源本身。目前,我国可再生能源还是主要依靠电价附加来实现。故单纯从国家对可再生能源项目的补贴来说,还是可持续的。

 

  清洁能源产业需要时间培育,GDP增长相对缓慢。从短时间来看,国家对可再生能源项目的补贴主要考虑社会效益回报率,而较少考虑投资回报率。但从长期来看,社会效益回报率也是有效益的,可再生能源产业未来会成为新的经济增长点,同样具有投资回报率。(记者 魏枫)

 
在线咨询
 
QQ  在线客服01
QQ  在线客服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