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关石油石化改革的另一层理解

美国学者詹姆士·穆尔在1996年出版的《竞争的衰亡》一书中提出商圈生态系统的概念,认为商圈中的各经济体如同生态系统中的生物一样,相互影响、相互竞争,同时又相互提供帮助和刺激。


  这一理论进入中国后,得到了极大的发挥。但目前国内石油石化商圈的生态系统状况,很难以乐观形容。


  受外部经济环境影响,行业利润率明显下滑。2008年金融危机后,我国大部分石油石化企业的利润率呈逐年下滑趋势。


  内部资金紧缺,循环不畅。受2010年以来的调控影响,“钱荒”问题导致石油石化行业目前“严重缺血”,现金流短缺严重阻碍企业健康发展。


  地方经济局限性,阻碍企业发展。各区域内石油石化企业群的产业性质趋于雷同,比如靠近港口的都搞贸易,靠近油田的都搞加工,靠近城市的都搞零售等。部分行政管理部门也出于方便管理目的,乐见所辖企业类型相同。然而,这样的发展思路忽视了商圈内产业链条立体化对促进系统内部生产要素流动的必要性,以及对企业发展的促进作用。


  新科技突破点缺乏,难寻创新动力。科研创新体制搞不活,产业制高点拔不上去,经济转型就无法完成,行业造血能力逐渐降低。


  未实现获得大量廉价原料突破,物质支撑不足。页岩气和深海油气方面,我国尚未达到美国和巴西的开发水平,使石化行业获得廉价化工原料以降低成本的难度增加。


  另外,石油石化领域的改革还在进行中,企业尚未享受到改革释放出的市场价值红利。


  解决以上问题,重点在于疏通体制障碍和创新模式两大要点。就目前的改革形势来看,“负面清单”制度和金融创新在石油石化领域的应用是疏通石油石化商圈生态系统内部循环障碍、寻找新的经济利润贡献点与突破既有油气资源开发模式的两大利器。


  首先,负面清单是改革的边界所在,是改革路径的主要指标,它说明了改革的哪些事情不能触及,也指明改革的出路。“钱荒”、体制障碍破除问题、地方局限性,以及能源价格改革都需要用负面清单来界定路线问题。所以,石油石化领域的负面清单需要先研究制定出来。


  目前,石油石化产业的负面清单所注明的事项非常有限,很多问题需要进一步细化,不能仅仅停留在《中国(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外商投资准入特别管理措施(负面清单)(2013年)》这样一个区域性的对外合作示范样本上。全国各地及整个石油石化系统都期待出台更详细的负面清单,以搞清下一步改革中如何利用民资、地方政府简化审批手续,以及各类企业资产货币化、证券化融资交易等问题。路径通畅了,界限明确了,石油石化系统内的循环问题自然就解决了。


  其次,我们要充分利用金融创新的大机遇,充分引导利用民资和第三方金融平台,贯彻“取富于民、让利于民、服务于民”的服务经营理念。在服务民资过程中,第三方金融平台是“穿针引线”的针眼,是放大效应的杠杆,是盘活上中下游的支点。


  要专业、有序、阳光、透明地引导民资通过金融创新进入石油石化领域,把专业科研、油气开发、能源市场零售、油气价格机制等方面搞活。


  要为企业建立起市场化的资金流动方式,多样化搞活科研攻关体系,完善能够充分体现市场需求的价格机制,建立外资进得来、内资“走出去”的方便渠道,以及阳光公正的交易采购系统。在这些方面,第三方专业平台的作用不可或缺。


  只有找好针眼、用好杠杆、设好支点,才能悬河注火,冲破体制障碍,找到新的增长点并带动其快速成长,创建出使全系统良好发展的石油商圈。

 
在线咨询
 
QQ  在线客服01
QQ  在线客服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