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原油出口解禁面临多方博弈

美国自第一次石油危机以来,一直限制本国的原油出口。然而时至今日,打破这种“禁令”的呼声渐高。


  1973年第一次石油危机期间,阿拉伯石油禁运使美国遭受了沉重的打击。为了保障石油的供应安全,美国分别于1975年、1979年出台了《能源政策和节能法》和《出口管理法案》,开始严格限制本国原油出口。上世纪80年代以后,美国仅有少量的“例外性出口”,而这些原油90%以上出口到加拿大,其他少量销往中国、日本、韩国、墨西哥等国。据统计,近10年来美国年原油出口量一直维持在10万桶/日以下。


  近几年,在“页岩油革命”的带动下,美国于2008年扭转了原油产量下降局面,开始回升。2013年美国原油总产量达到1022万桶/日,为近27年来的最高点,其中,页岩油占比从2007年的5%跃升至34%。据国际能源署(IEA)估计,美国有可能在2016年超过沙特和俄罗斯,成为世界最大石油生产国。


  为适应国内原油生产的高速增长,美国石油市场也出现了明显变化。首先,页岩油为轻质低硫原油,墨西哥湾多数炼厂已经停止进口轻质油,东海岸地区对轻质原油的进口也在减少。总量上看,2013年进口原油771万桶/日,比2012年下降81万桶/日,并创下自1997年以来的新低。其次,在原油产区、储备库和炼厂之间,管道、铁路、船运等各种运输方式都被充分调动缓解原油过剩地区的压力。最后,由于国内轻质油与国际市场之间存在显著价差,之前加工进口重质油的部分炼厂开始转向国内轻质油,但短期内吸纳轻质油的能力有限。


  当前,美国轻质油市场已由紧缺变得相对“过剩”,美国政府及公众都非常关注原油出口问题,但各方还没有取得一致的意见。


  具体来看,呼吁放开出口的诉求主要来自炼厂、产油区民众。首先,美国国内炼厂炼油能力,特别是轻质油加工能力已接近极限,轻质原油将很难找到市场。美国炼厂开工率目前已超过90%,虽然炼厂一直在努力增加轻质油炼制比重,但是产能增速远不及原油产量增速。即使美国允许原油出口到加拿大,其炼厂进一步吸收轻质油的能力也很有限,据估计到2015年仅能再增加2.5万桶/日。


  其次,轻质油供应的过剩给油价带来了压力。轻质油相对来说品质较高,但是由于供应过剩,从2010年起,作为北美地区定价基准的西得克萨斯轻质原油(WTI)就与另一种国际原油定价基准——品质较差的布伦特原油之间出现反常的逆向价差,价差一度达到28美元/桶的最高历史纪录。随着库欣地区通向墨西哥湾新管线的投运,近半年来WTI价格压力甚至被转嫁到墨西哥湾地区的路易斯安那轻质低硫原油,使美国成为国际油价的洼地。产油区民众对疲弱的油价及随之而来的就业压力产生了强烈的不满情绪。


  最后,继续施行出口限制将拖累美国原油产能的进一步释放。从长期看,大量原油找不到出处并由此带来价格萎靡,会影响企业开采石油的积极性,严重抑制勘探开发成本本来就较高的致密油的上游投资,甚至可能会逼退美国的“页岩油革命”。


  而反对方表示,若放开原油出口,美国原油价格将与目前相对较高的国际油价接轨,国内将享受不到低油价的优势。他们认为美国原油出口将推高本土汽油价格,加重生活负担,这成为阻挠美国原油大量出口的主要力量。美国和加拿大的炼厂也不希望出口解禁,因为这样他们将无法继续炼制物美价廉的原油。油价升高也不利于美国经济的复苏,特别是制造业回归可能受到负面影响。出于能源安全方面的考虑,民众也倾向于希望将自产的原油留在国内市场,特别是美国现在仍然是一个净进口国。此外,环保组织也反对出口,因为放开出口意味着鼓励本来就具有环保风险的非常规油的开发。


  短期来看,美国原油出口解禁的可能性不大。特别是2014年11月美国将迎来国会中期选举,放开出口政策或将受到公众舆论的限制。即便如此,政策还是有松动的可能。目前看确实已有松动的迹象:美国商务部2013年以来批准了120个出口许可,是2006年以来的最高水平,其中还包含2008年以来首次向欧盟发放许可。下一步还有可能增加额外的出口许可,如批准与墨西哥、哥伦比亚等自由贸易协定伙伴进行轻、重油互换。而长期来看,迫于市场压力,逐渐部分放开出口将是大势所趋。


  如果美国放开原油出口,不仅是关乎自身的重大改革,也将对国际石油市场带来不小的冲击。从对国际油价的影响来看,一方面,大量美国原油将被投放到国际市场,有利于平衡其国内轻质油供需,使美国原油与国际市场原油的价差恢复到“正常水平”;另一方面,美国放松原油出口将激发国内产量上升,增加国际原油市场供应,并对全球原油价格——特别是轻质油价格造成下行压力。此外,随着美国在国际原油现货市场参与的加强,其对国际油价的影响力和控制力也将相应增强。

 
在线咨询
 
QQ  在线客服01
QQ  在线客服02